废水

露中!双黑!忘羡!卫聂!云九!
这些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 废水
Powered by LOFTER

[露中]一颗柠檬引发的惨案(4)

效率低起来自己都怕
————————————————
王耀并未正面回答伊万的问题,这一次一定不能像上一回那样,他告诫自己,后果处理起来太麻烦。大魔王不自觉地微微眯眼,他这次最好不要像上次那样,回复一个冷淡的毫无意义的微笑。王耀顿默了,他的气息尚未稳定下来,难以言喻的紧张感又使他的呼吸更急促紊乱。一只俯冲下来的高足水鸟猝然降临,洁白的羽毛在灿灿的阳光下反着炫目的光,水鸟扇动翅膀,欢欣地鸣叫着。

王耀拨拉着大魔王的头发,半湿的浅色发丝手感极好,目光落在他眼睛上方,额头的位置。王耀忽邪性一笑,把大魔王脖子一勾,大魔王瞳孔扩散的幅度肉眼可见。王耀在他愣神的功夫,敏捷地碰了碰大魔王的嘴角。大魔王的脸像烧开...

好了我知道了,听完这首歌我就去补作业。
开学还要回学校演戏,我怕是选了表演专业叭

[露中]国庆贼船

@佩尔 我佩总的点文 咳自由发挥的比较多
就看个开心吧×

走这里上贼船

[露中]一颗柠檬引发的惨案(3)

忙碌时期零碎时间的产物

————————————————

吃了点东西,大魔王自觉的把彼得喊过来两个人一起收拾空酒瓶子,王耀闲来无事也跳到窗台上。大魔王巴不得王耀现在不搭理他,要是王耀晓得他这几天到底喝了多少瓶酒,没准能气得连人带瓶子一起扔下去。

 

大魔王收拾妥当了腆着脸走到王耀身边,王耀就着月光与烛光看自己手指上的一根倒刺,半开玩笑似的说:“看不出来大王还是个厉害角色,你要是再能吃点整个就一正宗酒囊饭袋。”伊万面露愧色,但是还是不忘培养感情,“我喝这么多酒,因为谁你不知道啊。”

 

王耀咧了咧嘴,“我还真不知道,说不定是为了隔壁山头的女大魔王?”大魔王摸了摸下...

[露中]一颗柠檬引发的惨案(2)

啊 我真是勤奋×

第三天白天,王耀跑到草地上躺成一个大字,用帽子遮住脸,双手垫在脑袋后面,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别提多惬意。虽然跑不出去了,但是还是可以享受同外面的世界一样的阳光。再此之前他已经捡了小树枝练了半天剑术,还绕着大花园跑了一圈。

伊万一醒来像往常一样端一杯水走到窗边审视自己的王国,很快他就注意到了王耀的存在。他眯了眯眼睛认为这样很好,即便只是假意顺从两人也可和平相处,总好过势必要流血的激烈顽固的抵抗。伊万退回床边穿衣服,等他梳洗妥当了之后再往底下一看却早已没了王耀的踪影。大魔王随手抓了只小百灵鸟审了审,这才知道王耀躺够了回城堡里来了。

于是穿戴整齐的大魔王乐颠颠哼...

[露中]放下大佬的刘海来(番外)

*伊万发现表面萝莉的王耀其实是个男人之后对莱维斯说:“遣送回国。”
王耀很开心。
一下飞机……艹,老子不是曼谷来的。


*逃跑了几个月的阮氏玲居然回来了,前去开门的王嘉龙看了门口的人一眼,有点迟疑该称呼对方什么。


*林晓梅交了稿之后心情很不错,对着正在把葡式蛋挞包进煎饼里的王濠镜说“小镜子啊别忙了,今儿姐姐请客。”


*林晓梅王嘉龙王濠镜和阮氏玲打赌。
林晓梅:我要是输了就把我的姓左右调过来写!
王嘉龙:我要是输了就把我的姓上下调过来写!
王濠镜:我要是输了……哦,这个不存在。
阮氏玲:你,你们欺负人!


*回娘家省亲的王耀一进门就看见了王嘉龙被林晓梅扯着耳朵,恶狠狠的问“你到底刮不刮眉...

[露中]放下大佬的刘海来(下)

大家要知道,王老板的店开在在小村庄里,那是一个无冬无夏,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单从气候上看俄罗斯明显不能算一个好地方。 

这一次王老板的起床原因既不是因为饿也不是因为被戳,而是因为实在太冷了,他就像被扒光了衣服在北方大雪纷飞的天里四肢不协调的跳广场舞那样冷。 

从前即使没有暖气也过得十分滋润的王耀觉得他现在拗个造型就能直接去哈尔滨参加冰雕大赛了,说不定还能得最佳创意奖

更可恶的是旁边人摆出一副“冲我来,无压力”的表情,气得王耀都忘记打颤了,王耀最后一个下飞机,此刻他无比怀念没有暖气也很滋润的日子,就是飞机上也比这暖和!

躲到莱维斯后面?不行,√2太矮,连他脖子都挡不到;...

[露中]放下大佬的刘海来(上)

*旧文重发,已阅请选择性忽略,我并非一个勤奋的人。

“什么!”王耀把斗彩莲纹茶碗往檀木高脚台上重重一拍,平时清亮的声音此时有些颤抖,“阮氏玲怎跑了?”

账房先生王濠镜拎着小算盘答话,“嗯,大概昨晚是趁着老大你数钱的时候跑的,不过嘉龙已经带人去追了。”

……一定要强调我在数钱么,这难道不是一个掌柜的的职责么!

王耀开这家店已有十年,用王老板自己毫(chou)不(bu)夸(yao)张(lian)的话来讲就叫“信誉第一,举世闻名”,由于产品质量高,三包期长,获得了不少有绅士品味的大佬们的喜爱与一致好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几天,王老板接到一单大生意。一个俄罗斯的石油大亨给了王耀五倍的...

[太中]悬崖

最后一篇点文暌违多年 显然我又忘记了对方ID 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可以说是肥肠渣了。

嗯就当看个笑话吧 happy ending的笑话。

————————————————————————

 

 

我进入了一个黛青色的梦里,哗啦啦的水声像是轰鸣的发电机运作声一样嘈杂聒噪,而且毫无停歇的征兆,就像是春耕时农人插秧的手一样。我预感着抬头时会有一阵头晕目眩,发着光的球体挂在东半边天上,光线像倒映在水稻田里的那样,明亮晶莹而且散发出萤火似的淡青颜色。水声浩大,让人难以忽略,我看见一挂瀑布,想必这就是声音的来源,我还看见自己的背影就立在瀑布上端宽阔水面之畔的苔石旁,双手...

[联五]左邻右里CH2

CH2 律师书记大法官

王耀一大早爬起来,坐上早班车又往学校去了一趟,专门讨回可以使他的房间充满资本主义腐朽但好闻的气息的唱片机。然而他将全部的纸箱都遗落在了新家那,因此他只能一手拎着唱片机上大喇叭的脖子,另一只手托着底座,像给19世纪开晚宴的贵族打工的服务生一样。王耀点了一碗牛肉面,嘱咐多放点香菜,然后一碗表面堆满了碧绿香菜的牛肉面就堂而皇之的送到了他面前。嘿,老板真是实在人,赶紧来欺负一下。

还在公寓里睡大头觉的弗朗西斯此时浑然不觉,他的好邻居正在酝酿一个惊天大案,就像皇帝翻牌子一样决定今天早上的唤醒乐器。他的人生终极问题比普通人多一个,除了苦恼于三餐之外还要费尽心思选择乐器,争取两个...

1 / 3
TOP